当前位置:sooboo.com搞笑陈县令拍错马屁
陈县令拍错马屁
2022-07-11

清朝光绪年间,有个七品芝麻官名叫陈立本。陈立本深知官场里的潜规则,花大力气练就一身溜须拍马的好功夫。

这一年,陈县令新来的顶头上司陈巡抚和陈县令是一个村的,论起辈分来陈巡抚比陈县令还要晚一辈,应该称陈县令为“叔父”。虽然有这么一层亲近的关系,但多年拍马经验告诉陈县令,必须要像对待其他巡抚一样对待陈巡抚,才能“亲上加亲”,平步青云。

话说当陈立本以县令身份首次参见陈巡抚时,他先和同僚们一起站在巡抚衙门口等候。轮到陈县令时,他刚一跨进巡抚衙门就跪倒在地,边叩首,边用膝盖一步一步地朝陈巡抚面前移动。移到陈巡抚座椅前时,陈县令已经磕了无数个响头,额头上高高隆起了一个核桃大的包。

跪在陈巡抚脚下,陈县令先从袖中掏出早已备好的两颗金珠子,悄悄地放在陈巡抚的椅子下面,然后继续匍匐在地,一言不发,静静地等候陈巡抚发话。

按理说,陈巡抚说什么也得给陈县令这个“叔父”一个面子,不料,陈巡抚看都不看陈县令一眼,很不高兴地挥了挥手,说:“起来吧!”

陈县令见陈巡抚一脸不悦的样子,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陈巡抚,吓得屁滚尿流,浑身发抖,颤声问道:“陈大人是卑职的老子,卑职是陈大人的儿子。卑职有什么不对之处,敬请陈大人训诲。”

哪知陈巡抚听罢更加恼怒,他用手指着陈县令的鼻子,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:“陈……立本,你……你欺人太甚!”说话间,陈巡抚弯腰捡起陈县令放在椅子下面的两颗金珠子,朝地上狠狠一摔,怒骂道:“滚,赶快给我滚回去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!”

陈县令只好捡起地上的金珠子,狼狈不堪地离开了巡抚衙门。时隔不久,陈县令头上的乌纱帽就被陈巡抚借故摘掉了。

事后,有人从陈巡抚好友口中弄清了陈巡抚罢免陈立本的原因。原来,陈巡抚能在官场混下去,全凭老婆的裙带关系,所以他平时在家非常惧怕夫人,是个典型的“妻管严”。

陈巡抚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穿得整整齐齐跪在夫人面前,向夫人叩首问安。夫人发过话后,他才敢起身去洗脸,否则就得一直跪下去。洗漱完毕后,他必须边叩首,边用膝盖行至夫人梳妆台前,双手递上夫人要用的金珠和首饰,然后匍匐在地,等候夫人发话。夫人稍有不悦,陈巡抚就手捧大杖给夫人说:“卑职有什么不对之处,敬请夫人训诲。”

陈巡抚认为,他的这个惧内之癖别人不知道,而陈立本却一清二楚。所以在陈巡抚看来,那天陈立本来参见时,陈立本在他面前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,完全是在模仿自己在夫人面前的丑态,这不明摆着是在当众羞辱他?于是,他一怒之下,罢免了陈县令。

(本栏搜集整理:悠悠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